欧博爱情
欧博故事
作文
欧博
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>主页 > 原创专区 > 散文随笔 >
他的笑

从严酷的高中生活中彻底解放,我迈入了自己梦寐以求的大学校园,怀揣着对大学校园的向往感觉每个地方都很好奇,大一的上学期我过得很平静,我也逐渐适应了大学的生活。

在大学里我加入了街舞社团,每天幸苦的练习街舞,好让自己有耍帅的资本,就在社团里我遇见了让我后悔一生的那个她,刚认识她的时候我们每天都在玩游戏,渐渐的我们很熟,我就像她的闺蜜一样,她什么都会告诉我,abg欧博逐渐的让我对她产生一点点的好感。

某一天晚上她哭着给我打电话,向我哭述着自己受的委屈,当时我第一次听到她哭泣的声音,我下意识的主动安慰着她,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动力让我去和她谈心,从上一次感情的失败,到和她谈心第一次让我如此的放松和开心。

她说以后可以每天都可以这样吗?

我说:当然可以啊,因为我是你的小弟啊!

她又问我:如果你找到对象,你对象会不会吃醋啊!

我当时对她说:不会的,因为你是我的好朋友啊!

她笑了笑,哭声中带着那个笑声,其实当时我想说如果那个人是你呢?那一夜让我对她有了重新的认识,一个外边坚强,内心却十分柔软的一个姑娘。那时因为她我第一次感到无比的快乐,因为她让我自己变的话也多了起来。

当时我正忙着二级计算机的考试,她当时喝多了向我发信息,我莫名其妙的很生气,她带着酒气过来找我,我出去看着欧博资讯她,她就像一个小孩子一样,让人有种莫名的怜惜,我告诉她上完课就带她去玩,她毫不犹豫的答应我的邀请。那天我带着她去了附近很有名的公园去玩,我给她买了一个棉花糖,她吃棉花糖的样子真的十分的可爱,我拍下了照片,她却因为太丑让我删除,我们还套了三个公仔,因为她十分的喜欢公仔,那天我们真的很开心,我让她听了我唱的歌,她听的十分的入神,那时的我们真的很快乐。

回学校的公交车上,她的脑袋靠在了我的肩膀上,当时我心里很开心,但是我还是装作很冷淡的样子,我也没有任何抵制的心态,或许那时我就对她动心了吧?回到学校舍友等着我一起喝酒,对舍友拉起她我是一脸的开心,感觉她就是我的女朋友一样,我喝多了去找她,她送给我一瓶酸奶,斥责我让我赶紧回去歇着,即使这样我还是很开心,我已经把她当成我的目标,我要追的那个人。

我和她还是朋友之前,我们就已经像情侣一样,有时候开始吵架,每次我都会像哄小孩一样的去哄她,每次都不会感到厌烦,反而还很开心,没当她不给我发消息,我都感觉少点什么,内心十分的期待她给我发消息,她还给我起外号二哈,或许是因为我有时候呆呆,我就成为了她身边的小弟。

我们在一起的那段日子,她还是不是拿出别人追她的记录来让我吃醋,我每次看到后心里都五味杂陈,感觉自己的醋坛子已经翻了,她还问我吃醋没?我假装说没有,怎么可能,其实我当时已经很恼火了,毕竟是感觉到了对手的威胁,最后还是我率先下手,向她表了白,我们最终在一起了,答应我的当天,欧博平台她还被我气哭了,因为我一直用朋友的语气对她说话,我当时还说有事快点说,我还有朋友呢?当时她十分的恼怒的回了宿舍,最后给我打电话,骂了我一顿,说我你是不是傻,难道不知道我对你说什么吗?她因为这哭了起来,她也喜欢上了我,我们是互相喜欢,但是就是这样,最后我们还是没有走到一块,我们现在还爱着对方,但是我们却还是分开着!

多年之后,夏夏回想起那段奋斗岁月,忘不掉的还是某个清澈的笑容。

初见,他的笑

高一,第一次家长会。夏夏紧张地等在门口,她的心里正盘旋着几句话:怎么办,没考好,要被骂了。她紧紧抓着书包的肩带,深深地叹了一口气。

走廊上,除了夏夏还有几个玩球的少年,在不停地抢着空中的篮球,又跑又闹。

啊。夏夏惊呼一声,头重重地被球砸了。夏夏按住被砸的后脑勺,蹲了下来。身边有一群人七嘴八舌地问:哎,你没事吧。

夏夏抬起头,一个好看笑脸,若要问第一眼是什么感觉,那就是干净。夏夏满心的怒火好像在抬头的那一刻全都烟消云散了。不好意思啊,你没事吧?夏夏收回目光低下头,没、没事。

那就好,不累吗?

嗯?夏夏又抬起头,再次撞上那个笑脸。

少年指指夏夏还放在后脑勺的手。

哦。夏夏慌忙放下手,还真酸啊。

对不起。

没关系。

我很少跟别人道歉的。说完少年就笑着抱着球又开始玩起来。

夏夏站在那里,心里开始盘旋另外一句话:他笑的真好看。脸有些发烫,好在天已经暗了,没人看得出来。她轻轻地吐了一口气。他的笑,在旁边

高中分班考试之后,夏夏毫无悬念地进入了文科班。新的班级,当她第一天走进去时,她又看到那个干净的笑。他,坐在窗边,和前面的男生在说着什么,笑个不停。他笑的真好看。夏夏心里又冒出这么一句。

别站门口啊,赶紧找位子坐下。班主任陈老师的声音在夏夏身后响起,夏夏吓了一跳,全班的目光都随着班主任的声音投过去。www.aabbgg66.net夏夏有些尴尬,慌忙地走进班搜寻着空位子。

哎哎哎,别找了,那,何境洲旁边,坐那儿吧。陈老师指着一个位子说着。

夏夏说着陈老师手指的方向看过去,是他。夏夏努力地掩盖自己的慌乱,她是走过去的还是跑过去的早已不记得,她只知道当时又欣喜又尴尬,她既想去坐下又不敢去坐下。真是个奇怪的感觉。夏夏回忆地时候说到。

尴尬地坐下,目不斜视。拿东西都是轻轻地,生怕惊扰了什么。

同桌,你叫什么。在尴尬了两节课之后,旁边的少年终于开口。

唐夏。

声音这么小,唐什么?

唐夏,我叫唐夏。

这会听清楚了。少年笑了。

窗外的阳光映衬着那个笑,夏夏感觉夏天的阳光都变得温柔起来。

他的笑,在门外

某一天,轮到夏夏这一组值日。需要擦黑板、擦讲台、扫地、拖地、倒垃圾、排桌子。一组四个人,除了夏夏,还有另外两个男生和一个女生。

夏夏看着空荡荡且凌乱的班级,深深地无奈,这三个人又跑掉了,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了。

何境洲从办公室回到教室,你怎么一个人,夏夏抬眼看到站在门口他,笑得明媚。

哦,我、我……他们……”夏夏慌了神,也不知自己在说些什么。

他们走了,就留你一个在这打扫?何境洲笑着问。

夏夏慌乱地点头。

那个男孩卷起袖口,拿起黑板擦开始擦黑板。像个英雄。夏夏心里偷偷地想。

虽然一组的人都逃走了,但仿佛也没有那么糟糕,夏夏看着何境洲的背影,竟有些希望时光慢一点。

他的笑 在心里

高考是场宴会,每个人都要独自奔赴会场。

做了两年的同桌,终于在这一天要告别了。

唐夏,祝你高考顺利。何境洲的笑就在眼前,今天的阳光不知怎的尤为地刺眼,夏夏低下头,你也高考顺利。一只手,一盒糖果,夏夏抬起头撞上何境洲的眼睛,红了脸。

送你的。何境洲把糖果放在夏夏手里,高考加油哦。

夏夏握紧糖果盒子,谢谢你。

何境洲的身影远了,夏夏笑着念叨一句:何境洲,再见!